首页 产品中心 客户服务
《卧虎藏龙》:玉娇龙为何如此执着青冥剑?
发布日期:2022-07-22 11:29    点击次数:117

《卧虎藏龙》中玉娇龙闯祸,从偷青冥剑开始。

偷了又还,还了又偷,被扔了还要玩命去找。

一,“寻宝”模式:错放的向往、满溢的傲气、野生又叛逆的新鲜劲。

第一点,对功夫承载物的向往。

玉娇龙跟随碧眼狐狸秘密练功,能接触到的兵器自然有限。

碧眼狐狸上不得台面,而玉娇龙父亲家中所养的府兵、也并不是江湖高手。

玉家有钱有势,自然不缺好东西,但纵使如此、也依旧不会时常有江湖顶级宝物,更何况是天下闻名的青冥剑。

青冥剑这般绝世宝物,纵使是专业对口、见多识广又成熟稳重的俞秀莲,拿着剑都忍不住要把玩一二。

玉娇龙瞬间被点燃“寻宝模式”念头、然后开启错误的偷盗入口。

第二点,理路“对口”的实用价值。

玉娇龙对青冥剑的贪图,和别人更有一份不同。

一句“武当派的玄牝剑法真是要这把青冥剑才行啊”,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玉娇龙学的就是这套剑法,并且是一层隐瞒又一层欺瞒的“自学”。

瞒着父母和师娘学,又瞒着师娘自己看字参悟,一缺有效指导、二缺趁手兵器加持、三缺对阵效果验证。

如今机会摆在眼前,青冥剑对玉娇龙而言堪称诱惑本惑。

罗小虎大闹婚礼之后,玉娇龙离家出走,又一次偷走了青冥剑。

玉娇龙第一次偷剑、只为自己把玩,没有机会带出去显摆。

露相,便是不打自招。

她逃婚离家出走,带着青冥剑这样招摇的宝物,只会加速暴露自己。

但没有实际江湖经验的玉娇龙,哪里管得了这些。

她压根没有“低调逃跑、隐姓埋名、找到罗小虎然后私奔”的详细计划,她只知道要逃离背后原生家庭、夫家、婚姻利益交换、恩断义绝的昔日师父共同织就的可怕大网,但对未来方向、对利害关系权衡利弊,她悉数没有清晰路径。

归根结底,是负气跑出去玩的糊涂孩子。

说她聪明,如此顾前不顾后四处闯祸,实在和“智慧”二字没啥关系。

说她糊涂,她还知道要带着银子,要带上好用的防身利器(青冥剑)。

第三点,灵气和野性各半的贪玩,孤傲和负气掺杂的叛逆。

在遇见李慕白俞秀莲之前,玉娇龙的江湖功夫世界里,没有“败”字,也没有“怕”字。

纵使被李慕白三两下击败、被俞秀莲轻易辖制,她也依旧不服气。

宁可死,也写不出“怕”。

她参破师父碧眼狐狸所不能领悟的境界,自认为摸到了世界的遥远天边。

她赤手空拳就敢和一群匪盗动手,性格强悍、死不服输,不计后果。庭院深深、护卫重重, sicko规矩森严、礼法要求,这一层一层束缚在她玉娇龙眼中都如同空气。

或者说,正是因为有这些“不可以”“不应该”“不能够”,她才偏要去做,才偏要有“我有本事拿,你们没本事管住我”的快乐。

第四点,对“想象中的江湖”憧憬。

玉娇龙一见俞秀莲便很羡慕:真羡慕你们在江湖上走来走去的。

俞秀莲告诉她走江湖的要义(答应下来的事就得做到),以及真实的辛苦,她完全听不进去。

没被现实真正毒打过的长歪了的小孩子,听不进过来人好姐姐的苦口婆心。

彼时的玉娇龙眼中,大名鼎鼎的李慕白的佩剑,大概就是传说中江湖的秘密钥匙,或者说核心宝器。

偷来了这把剑,她这位大门不能出二门不能迈的深闺小姐,似乎也就能短暂拥有真正的江湖。

快意恩仇逍遥天下,闲云野鹤踪迹无形。

她年幼短视又固执,在一把剑中注入过多一厢情愿的期待。

尚且不能明白,青冥剑在李慕白手中才是青冥剑,被她偷走握在手中、不过是一块锋利一点的铁。

二,对俞李二人的复杂情绪、含混态度。

碧眼狐狸深恨玉娇龙欺瞒自己,设计骗她一起走,第一步施加压力“嫁了人你会闷死”,第二步诱骗她和自己出去“逍遥江湖”,第三步诱拐不成又恐吓:你已经是人人喊打的江洋大盗了。

被恶毒长辈如此欺瞒利用算计,见识有限、年纪尚浅的玉娇龙(八岁起就跟随身边)未被彻底泯灭良心,已然是不幸中的万幸。

对玉娇龙而言,原生家庭则是另外一座牢笼。

玉家富足优渥,但却连女儿秘密跟着罪犯学了一手功夫都不知道。

为她寻了一门富贵婚事,表面上看是为女儿好,实际上,这笼统的、数字金钱地位层面上的“为她好”,一点点也没能落在女儿能理解会需要的实处。

如此背景之下,李慕白和俞秀莲,对玉娇龙而言分外不同。

闯祸之后玉娇龙去俞秀莲的镖局,找她借衣服,被呛声“你本身大得很,应该不用问我借吧”之后,她可怜兮兮哭“想来看看姐姐”。

玉娇龙这样的骄傲个性,处处要露锋芒要显厉害的狠劲,最不会服软,她如此说、就是心中真有这个姐姐。

可惜,三言两语吵起来她又说翻脸就翻脸。

内心未必不惋惜、不想求饶、不想道歉,但她讲不出口。

她对李慕白俞秀莲两位的情愫很复杂,其中未必没有善意的亲近之心。

第一次偷剑的时候,“这是传说中的李慕白的佩剑”,李慕白和青冥剑对玉娇龙而言都只是遥远故事里的虚名和虚妄光环。

而成亲之后离家出走时再度偷剑,偷走李慕白的剑、偷走俞秀莲拼命守护会气死俞秀莲的剑,未必没有赌气之意,潜意识中未必没有“李慕白和俞姐姐的东西,我凭什么不能拿”的自恃亲近不以为意。

三,“我执”,有我之憾和无我之念。

玉娇龙极其固执、执着,甚至可以说偏执。

罗小虎当年眨眨眼拿走她的梳子,那是半天云匪盗(虽然罗小虎实际是好人、但玉娇龙彼时并不知道),她却搏命去抢回那把梳子。

是梳子本身何其珍贵吗?或许是“我的”这个属性,在玉娇龙心中极为重要。

犹如在无人之境中左冲右突长大,本质上处处受阻(婚姻大事、人生方向),早期人生的感受却是可以肆意妄为的、超越于众人之上的。

李慕白教她“舍己从人才能我顺人背”,俞秀莲教她更偏向儒家的处事道理,她都恍若未闻。

李慕白将青冥剑扔进水里,玉娇龙奋不顾身跳入水中寻剑。

此时此刻她要的依旧是物理层面的剑本身吗?

或许更是心理层面的“我要”“我的”“我执”吧。

碧眼狐狸和玉娇龙师徒二人,对武当心法的体会、理路都不正。

表层原因是一个认字不多看不懂,另一个年纪太小体会不深,深层原因,或许是碧眼狐狸输在心性不端、恶念太多,而玉娇龙输在自我太强太难以约束。

诗文创作领域说“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挪用来描述玉娇龙执念太盛、“自我”太强,未必恰当。

但归根结底,玉娇龙的毛病在于心里眼里“我我我”我太多。

若她只逃婚、这或许是一出自我觉醒、反抗礼教戕害的故事;但她同时又伤害并无恶意并无明显负面色彩的俞李二人,更类似幼龙不懂控制“我”的边界感。

结语

李慕白和俞秀莲,有能力有修为,竭力在世俗的不堪和纷扰间维持本心,同时也维持周遭外物的平衡。

碧眼狐狸是另一条路,肆意伤害、破坏,将自己的所有不幸都归咎于别人。怪江南鹤不肯传她武功,怪玉娇龙有心机、留一手,怪这个八岁的孩子害她修不成天下武学正宗。

玉娇龙则介于俞秀莲和碧眼狐狸之间,学不来俞秀莲的端方优秀、举止周全、心思细腻,但也不至于和碧眼狐狸一样为非作歹动辄杀人。

被困尘世间,求不得潇洒、抛不下恩怨。

天真又妄为、骄傲又盲目、强悍又脆弱,一次又一次闯祸,最终没了回头退路。

玉娇龙的悲剧,在于她的野性生猛新鲜念头,被以不恰当的方式纵容;

她的渴望和挂念,又被残酷约束、斩断。

渴望自由和爱,却被困枷锁、被诱以“毒药”,甚至险些成为枷锁和毒药。



Powered by 鸠江区富强机械厂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