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品中心 客户服务
如果历史是波浪式前进的,那么我貌似一直在浪底
发布日期:2022-07-30 14:08    点击次数:94

今日之中国,发展不可谓不神速,这激荡变化的现代生活,有时会让人生出前人皆不如我等的错觉来。

古人还在《西游记》里想象千里眼、顺风耳呢,现代人早已不分时空地与人想见就见,网络购物又几等于隔空取物了。

古人哪比得上我们?!

然而,狂妄自大原本也缘于见识不够。

前段时间“元宇宙”概念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我就感慨于钱学森等先贤对于AI技术的先觉,而他的先觉也继承于更前面人的积累。

没有什么是一夕之间裂变的,某个时点的爆发,只是量变引发的质变。

就个体而言,许多所谓先进,只是搭乘了时代的春风,而这春风,甚至与个体无关,许多人如我,只是享受一少部分人引领、创建的技术成果而已。

即便与古人相比,平凡人等也不一定占得了据高点。

且看看意公子所写的这本《大话中国艺术史》,很快你会发现,就审美而言,我们可能是不如古人的。

就是在意公子称为中国艺术婴儿期的原始时代,先民们在将将填饱肚子之际, 冷静与热情之间就知道给禾苗画上笑脸,给装谷子的陶器打扮打打扮。

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鹳鱼石斧彩绘陶缸中,有两种画法:一种是勾勒法,一种是没骨法,有学者直接认为,这就是中国画的雏形。

在我的想当然中,古人茹毛饮血,光顾着找吃的了,哪里还有闲心逸志来观赏、描画美景美物呢?

事实上有的,现代人貌似高级,实际却还在低层次的精神世界里呀。

婴儿时期的中国艺术尚且令人瞠目,那么孩童时期的青铜艺术 、青春时期的秦汉艺术、青春失落时期魏晋南北朝的书画、壮年时期的隋唐艺术、不惑之年五代宋朝艺术、中年危机时代的元代艺术、暮年的明清艺术、传承与新生时期的近代艺术又会带给我们什么震撼呢?

通读全书,让人益发谦逊,古人的审美,古人的情怀让人高山仰止,顿生渺小。

艺术让人自惭,但让人敬仰的是创造艺术的人本身。意公子在前言里面也讲过;中国艺术史,就是一个大写的“人”。

所以,在貌似高深的艺术面前,普通人无须过多却步。人心是相通的,你读懂了艺术家的心声,你也就读懂了他的艺术。

意公子在书中,以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为例,说山水画确实难懂,于是他们团队做了一个大胆创意,回到王孟希的人生里,去想象他18岁的生猛和轻狂——18岁的王希䓝,敢用最珍贵的青绿,把自己所有的技法都展现出来,他像是一个演奏摇滚乐的青年,用连绵起伏的青绿山水,在中国艺术史上留下一段綯烂的演奏,像一场璀璨、转瞬即逝的烟火。

作者悟到:倘若我们不画画,不理解他的技法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都曾经历过,或者即将经历我们的青春,那抹亮丽的色彩,那个生命力完全绽放的心境 ,不和千年前的王希孟一样吗?

意公子的悟,已经化作她(才知道作者大大是位女士)的书,指引我等凡人去窥探那艺术高峰。

吾本历史浪底人,亦可乘舟观美景。



Powered by 鸠江区富强机械厂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