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品中心 客户服务
全世界均价最高的勃艮第葡萄园
发布日期:2022-08-03 14:20    点击次数:121

据法国农用土地管理机构(SAFER)调查数据显示,勃艮第金丘(Cote d’Or)产区的特级园土地价格不断上涨,在过去十年间增长了一倍,从2008年的每公顷700万英镑左右(约合人民币6,268万元)攀升至2018年的1,400万英镑左右(约合人民币1.25亿元)。

勃艮第的葡萄园成为全法国乃至全世界均价最高的葡萄园。

但这种情况却引起勃艮第酒商越来越多的担忧,因为葡萄园的价格过高,基于土地价值的继承税也会相应增加。

今天,传统的勃艮第酒庄需要与富有的投资者结盟以寻求扩大和发展,比如在美国等海外新生葡萄酒产区投资。

1

世界上最昂贵的葡萄园

尽管前几年气候条件不好,勃艮第的特级园(仅占勃艮第葡萄园总面积的 1%)依旧深深地吸引着法国和国外葡萄酒行业的投资者和各大公司。

法国奢侈品大亨François Pinault 在 2006 年购买了恩格尔庄园(Domaine Engel),并将庄园更名为 Domaine d'Eugénie,这座占地 6.51 公顷的酒庄,分别在 5 个著名的产区拥有葡萄园,并出产了 6 款杰出的葡萄酒。

LVMH 集团于 2014 年收购了隆布莱特级园(Domaine des Lambrays Clos des Lambrays),位于莫雷 - 圣丹尼村(Morey-Saint-Denis),葡萄园占地 8.56 公顷,成交额约为 1.01 亿欧元。

大德园(Clos-de-Tart)

拉图酒庄(Chateau Latour)拥有者Pinault 家族控股的阿尔特弥斯酒业集团(Artemis Group) 以 2 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面积为 7.5328 公顷的特级园大德园(Clos-de-Tart)。

Domaine Bonneau du Matray

美国商人 Stanley Kroenke 据称是英格兰阿森纳(Arsenal)足球队的老板,也是美国啸鹰酒庄(Screaming Eagle)、悦纳塔酒庄(Jonata Wines)和希特酒庄(The Hilt)的所有者。2016 年 1 月,Stanley Kroenke 购入了位于金丘(Cote d'Or)的亨利・博诺酒庄(DomaineBonneau du Matray)80%的股份,这间著名的酒庄拥有 11 公顷葡萄园。据说这次交易的总金额高达 1.5 亿欧元!

有人会说,如果消息可靠,那么代表每公顷葡萄园的交易价格将在 1,100 万欧元左右,甚至更高。如此高昂的价格无疑是惊人的!

酿酒师Olivier Bernstein

勃艮第的天才酿酒师Olivier Bernstein说:“勃艮第的葡萄园地价已经达到狂热痴迷的程度。特级园和一级园人人都想要分一杯羹。听说特级园有人开价4800万欧元每公顷收购。”买家来自世界各地, 耳朵里面疼怎么回事“买一块勃艮第顶级田就如同买一块埃菲尔铁塔一样。”

Wine Bankers CEO Jean-Luc Coupet

“尽管如此,这种趋势将会继续下去。”葡萄酒银行家(Wine Bankers)首席执行官 Jean-Luc Coupet 警告道。葡萄酒银行家是一家专门从事葡萄酒和烈酒交易的金融机构。

2

高地价引发的困境

土地估价高涨对勃艮第历史悠久的酒庄的所有者而言并非没有影响。

Drouhin家族成员

“以高昂的价格连续出售某些地块导致基于土地价值而定的遗产税同样高涨,这无疑产生了许多问题。据我了解,这可能使酒庄的部分葡萄园被迫出售给一些不参与酒庄日常业务的家族股东。”位于博纳的约瑟夫・杜鲁安酒庄(Maison Josephe Drouhin)的酿酒师 Véronique Drouhin 分析道,她也是 Drouhin 葡萄酒世家的成员。

她继续说:“今天,对我们来说,独自购买特级园的地块已经不可能实现了,除非和投资者一起合购。”

法国是世界范围内遗产税税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一块价值十万美金的葡萄园需要征收45%的税费。阿曼·卢梭父子酒庄(Domaine Armand Rousseau Pere et Fils)负责人埃里克·卢梭(Eric Rousseau)对这种现状打趣道:“你得准备一座金库才能顺利继承家族的葡萄园”。

当然,家族酒庄的困境不仅来源于不断上涨的土地价格,也和法国的法律制度有关。法国对于葡萄园的继承有很多法律法规,有些甚至是拿破仑(Napoleon)时期保留下来的。

例如一个酒庄庄主有三个孩子,不管他的孩子想不想继承酒庄,他都必须将酒庄的资产分成等量的三份。至于后期的酒庄经营,则由他们决定是三人一起共同经营,或是由他们中的一人将另外两个人手中的股份买回来。

高额的遗产税和不合理的法律制度造成的结果就是:要想保持酒庄的运作,酒庄要么向银行贷款,要么吸引外来资金的投入。但若这两个办法都不可行,那就只能将酒庄卖掉。

酿酒师Etienne Grivot

勃艮第传奇酿酒师艾蒂安·格里沃特(Etienne Grivot)表示:“在勃艮第,你没办法像在波尔多那样经营大面积的葡萄园。当葡萄园的面积只有一点时,你只能尽可能深入地去了解你所拥有一亩三分地”。

很多酒庄迫于经济压力,会选择将特级园换成较低品质的葡萄园。这样一来,那些优质的地块只能落入大公司、垄断家或外国投资者的手中。

Caroline Parent-Gros

格罗斯酒庄(Domaine A.F. Gros)的负责人卡洛琳(Caroline Parent-Gros)说:“我们现在担忧的是,在若干年后,我们可能不得不将家族庄园卖给大型金融集团,而过高的价格会让我们受到排挤。”

路易拉图酒庄庄主 Louis Fabrice Latour

路易拉图酒庄的庄主 Louis Fabrice Latour 补充道:“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小心,即使面对葡萄园地价高涨,酿酒师们也应该心无旁骛,关注于自己的葡萄种植和葡萄酒酿造工作。”

投资这些葡萄园并不一定有利可图,著名的 ROI 指标(投资回报率)可能并不乐观。但这不是问题所在。

投资人似乎并不在乎葡萄园的投资回报率,这些有钱人往往对葡萄酒和一些著名的特级葡萄园(例如贝日园(Clos de Bèze)、大依瑟索特级园(Grands-Echezeaux))等充满了向往和幻想。通过投资他们实现了一部分梦想,将收获葡萄园出产的葡萄酒。至于投资回报率,他们将能够从其他方面的投资获得回报,因此并不在乎葡萄园的投资回报情况。

3

扎根他乡,寻找优质风土

第戎和博纳之间的优质葡萄园价格的不断飙升,鉴于这一事实,越来越多的勃艮第葡萄酒世家正在前往国外(尤其是在美国的俄勒冈州)投资,寻找适合种植黑比诺的优质土地。

Drouhin 家族是当中的先驱者,他们 30 年前便选择在Dundee Hills 落脚,这里距美国俄勒冈州的波特兰(Portland) 约 30 分钟路程。Drouhin 家族目前管理着当地两间酒庄:杜鲁安酒庄(Domaine Drouhin)和雷克斯山玫瑰酒庄(Rex Hill Roserock)。

今天,这个地方距离旧金山只有几小时的路程,非常受勃艮第种植者的倾爱。“勃艮第的传统葡萄品种霞多丽和黑比诺在这里生长得很好,特别是黑比诺。”种植经验丰富的 Véronique Drouhin 说道。

Nicolas Meo-Camuzet 刚刚将凯慕思酒庄(Meo Camuzet)搬到这里。路易亚都酒庄(Maison Louis Jadot)于 2014 年收购了当地的“Resonance Vineyards”葡萄园。

甚至汉诺香槟(Champagne Henriot)也投资了当地的葡萄园。“当地仍然还有一些可开发的土地,很可能还有其他酒庄像法维莱酒庄(Domaine Faiveley)一样到这里来投资。”

勃艮第路易拉图酒庄的总裁 Louis Fabrice Latour 表示:“这将是毋庸置疑的趋势。”

路易亚都酒庄副总经理 Thibault Gagey

路易亚都酒庄副总经理 Thibault Gagey 完美地总结道。“这里不像在法国有很多的限制条件,我们有更多的自由。而且土地价格远低于勃艮第。勃艮第变得太复杂了,太贵了,而且投资盈利率很低。”

相比之下,今天美国葡萄园的价格显然实惠得多!这就是事实!

文/Sylvain Ouchikh

编/杜慧娟Carol

以酒会友测评世界美酒



Powered by 鸠江区富强机械厂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