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品中心 客户服务
狄德罗:轻信会使人狂热而愚蠢,只有怀疑才能让人明智而独立
发布日期:2022-10-15 20:06    点击次数:136

狄德罗:轻信会使人狂热而愚蠢,只有怀疑才能让人明智而独立

1747年,巴黎圣麦多尔教区的一名神甫悄悄地溜进警察局,他向局长告密说:“在我的教区里住着一个人,名叫狄德罗,这个年轻人没有任何职业,是个思想自由派。他写过几本抨击教会的哲学著作,目前正在写一本新的、更加危险的书。”

警察局长贝里耶早就注意到这名可疑分子了,神甫的话只是证实和补充了暗探们的报告而已。于是,一群警察就冲进了哲学家的房间,他们开展了大搜查,最后找到了那本“更加危险的书”,他们对着狄德罗得意地喊道:“这正是我要找的!”这次抄家行动导致狄德罗的重要著作《怀疑论者的漫步》一度失传,直到1830年才以《狄德罗未发表著作集》的名字出版。

第二年,狄德罗又遭受打击,他在1746年匿名出版的《哲学思想录》被官方下令焚毁。当时他还不知道密探们已经掌握了自己“写作罪恶”的“证据”,故而在1749年又匿名发表了《给有眼人读的论盲人的书简》,这次巴黎警察直接逮捕了他,让他在牢房中蹲了几个月。原因是这篇文章表明狄德罗已经成为了一名“道德败坏”的无神论者,而在这之前他还只是自然神论者或怀疑论者。

法国启蒙思想家狄德罗

人是理性动物,更是情感动物

在青年时代,狄德罗的思想经历了从自然神论转向怀疑论,又从怀疑论转向无神论的历程。在第一部著作《哲学思想录》中,狄德罗抨击了当时狂热的宗教信仰,并侧面阐述了无神论的若干思想,他声称自己主张自然神论,但实际上却对怀疑论颇有好感。

《哲学思想录》的写作目的并没有警察们幻想的那么复杂,据狄德罗女儿介绍,当时的狄德罗虽然清贫,却又生性放浪,他未经父母同意就娶了安娜为妻,婚后依然沾花惹草,与普尤伊泽夫人勾搭;为了给这位情妇弄到50个金路易,狄德罗在复活节期间一气呵成,写出了《哲学思想录》——他仿佛是有意要亵渎这个神圣的日子。

在这本书的开头,狄德罗一上来就为情感进行辩护。许多道貌岸然的学说都喜欢鼓吹理性与戒律,要求人们克制情感,并且认为情感是一切痛苦之源。比如神甫与修女都要绝财、绝色又绝意,终身不娶不嫁;道学家们也称要追去“存天理,灭人欲”。然而狄德罗说我们不应该忘记了,情感虽是痛苦之源,但也是快乐之源。一个没有情感的人就像木头一样,整天满口大道理,却呆板而无趣。人虽然是理性动物,但也必须是情感动物,对于遏制情感、认为情感流露是不道德的基督徒们,狄德罗不无讽刺地写道:

“有意摧残情感,这是绝顶的蠢事。”隐修士们“为宗教而剥夺了自己的自然情感,不再做人而装成塑像,以便做真正的基督徒。”

如果真正的基督徒只是一尊没有情感的雕像的话,那么不做也罢!

宗教与道德都不能片面反对人的情感

为什么要反对狂热的信仰?

没有情感,这万万不行,但情感过度乃至变成狂热,这就是更大的愚蠢了。

那些对上帝崇拜得情感过度的人,常常将上帝描绘成一个易怒的暴君。这个最高主宰为信徒的敌人安排了地狱,并且设置各种残酷的刑罚。一旦别人触犯信徒本人或其上帝的意志,就该被诅咒下地狱——狂热者的信仰总是掺杂着私人的报复心态在里面。

狄德罗认为这些狂热迷信上帝的人,其实比无神论对宗教更有害。因为无神论只是否认上帝的存在, 冷静与热情之间而狂热的迷信者却丑化了上帝的形象——古罗马历史学家普鲁塔克曾说:我宁愿别人认为我从来没有存在过,也不愿意别人把我说成是一个易怒的、反复无常的、嫉妒的、爱报复的人——想必,上帝也是这样认为的。

这样,狄德罗就抨击了当时最普遍的两种人:一种是遏制情感、道貌岸然的隐修士,另一种是掌握权力,以正统、正义自居的卫道士;前者没有情感,后者情感过度,但他们都是宗教的迷信者,一部分人为了信教而拼命遏制情感,另一部分人则为了信教而不断发泄情感——他们都依附于所信仰的东西,没有大脑,也不懂得道理,所以是不可能驳倒无神论,为宗教进行辩护的。

当无神论者向信徒否认上帝的存在时,信徒由于自己的无知,无力为上帝存在的合理性做出证明,只能诉诸于诅咒和谩骂,甚至是比烂思维,说没有心中如果上帝,你就会不受道德约束,从而变得思想败坏、腐化堕落,什么坏事都敢做。然而,“需要有东西来约束我们的道德”这个命题并不能证明“上帝必须存在”的结论,面对信徒的诅咒,无神论者可以说:“你不回答问题而大发雷霆,那么你是错了吗?”——当然是错了,狄德罗说:

“只有当缺乏证明的时候,才求援于谩骂。”

争辩并不需要驳到对方理屈词穷、哑口无言,产品中心只要对方通过谩骂来泄愤或者用权力来封口时,那么毫无疑问,你是优势的一方了。狂热是一种愚蠢,反对狂热的信仰,就是反对愚蠢。狄德罗说:“要想服人,有时只要唤醒身体或精神上的感觉就行了。”对于信奉“强权就是公理”的霍布斯,只需往他的脑门上抡一棒,然后对他说:“起来,不能报警,只有把我打趴下去,你的反抗才是公理。”

有三种不同的无神论者

在《哲学思想录》里,狄德罗依然站在有神论的立场来反对无神论,他认为任何宗教都驳不倒无神论,“只有自然神论者可以和无神论者对抗。迷信者是无能为力的。”迷信者只有一腔狂热,却没有足够聪明的头脑,在无神论者面前不堪一击。

这个时候的狄德罗认为无神论是一种不承认自由界中存在规律与秩序的学说,而他认为规律与秩序是无法否定的。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宇宙的运行能呈现这样不可思议的规律性,只能用神意的安排来解释,所以狄德罗宁愿做一名自然神论者。这也决定了他日后必然会转向无神论,马克思说过:

“自然神论至少对唯物主义者来说不过是一种摆脱宗教的简便易行、凑合使用的方法罢了。”

狄德罗在青年时代早就不相信基督教的神了,他拒绝父亲的安排,宁愿到巴黎去浪游,也不肯在家乡做神甫。对于做了神甫的弟弟皮埃尔,狄德罗在《精神哲学的原则》前面给他写了一篇献词,里面论述宗教和狂热水火不相容的命题,惹得弟弟大为恼怒。对于当时流行的冉森教派,狄德罗表现出轻蔑态度,不只一次戏弄过该派的教徒。在《哲学思想录》里,狄德罗虽然反对无神论,却公开鼓吹自然神论,用神化自然力的方法来取消基督教的上帝。

狄德罗说无神论者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始终断言没有任何神存在的人,他们是“真正的无神论者”;第二种是不知道神存不存在,也不关心神是否存在的人,他们是“怀疑主义的无神论者”;第三种是嘴巴上说不信神,心里却畏惧神明,一有所求就临时烧香拜佛的“大吹大擂无神论者。”狄德罗说他痛恨第三种无神论者,因为他们虚伪;他同情第一种无神论者,因为他们失去了用宗教来藉慰心灵的机会;他欣赏“怀疑主义的无神论者”,并对其进行启蒙。

从宗教迈向哲学的第一步是怀疑

如果说宗教的基础是信仰,那么哲学的基础就是怀疑。宗教跟政治一样,都需要宣传,需要信徒;哲学则不需要宣传,它完全是开放的。宗教是守旧的,只迷信古老的信条与教义;哲学则是进取的,无论是怎样的权威,只要与真理相违背,就会被摒弃,这已由“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来说明。如果教徒敢对教主说出这句话,那么就会被当做欺师灭祖;而如果是由弟子向师长说出这句话,师长就会赞叹“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了。

怀疑论既不肯定又不否定上帝的存在,这说明它并不关心上帝,上帝是否存在其实是无关紧要的。怀疑论者在听完有神论者与无神论者各自的主张之后,能够思考并且权衡他们所举的依据,并不急于做出结论,以免过早地陷入错误。大部分信徒却没有这种耐心,他们接受片面的信息,宁愿陷入谬误之中也不愿花点时间来沉思问题——“他们宁愿挂在树枝上,也不愿投身在激流中......他们对什么也不怀疑,因为他们既无这种耐心,也无这种勇气”,所以他们并不适合做哲学思考,只能当接受思想灌输的信徒。

每一种宗教都声称自己的教义就是真理,大多数哲学派别却不会做这种无知而又自大的声明,因为哲学家们知道,我们要追求真理,但我们不一定能找到真理。苏格兰通过辩论来与对话者共同寻找真理,笛卡尔在写完《第一哲学沉思集》后也曾托人把六个沉思的校样交给霍布斯、伽森狄、阿尔诺阅读,并请求他们提意见。哲学家对一切观点都怀疑,甚至包括了自己的观点,他用怀疑来当做发现真理的手段,所以狄德罗说:

“什么是怀疑论者?这就是一个哲学家,他曾怀疑过他所相信的一切东西,但始终相信他的理性和感觉的合法应用能给他指明出真理。”

任何学说、理论、思想都要经受怀疑的检查,不准别人去怀疑的理论必然是谬误的,因为它不敢提供证明、而是到处设禁区。凡是从来没被当做问题的事,都是未经证明过的事,凡是未经证明过的事,绝对都不能取信。通过怀疑来寻找真理,这是每个人在进入哲学殿堂之前必须学会的方法,所以狄德罗说:“怀疑论是走向真理的第一步。它应该是一般的,因为它是真理的试金石。”



Powered by 鸠江区富强机械厂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