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品中心 客户服务
米兜爹:我的二舅
发布日期:2022-08-24 03:17    点击次数:58

图片

全文长约 1500 字  阅读大约需要 3 分钟 

图片

我的二舅

文/米兜爹 最近,网上一段题为《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的视频持续升温,火遍朋友圈,引发了有关二舅的多波次讨论。抛开这个话题不谈,对于我来说,最庆幸的是,人到中年,我还有个二舅——这绝对是件幸福的事。然而,幸福总嫌时短。一切来得那么突然,没有任何先兆,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那天晚上,母亲打来电话,说二舅住院了,肺癌晚期,情况不太好。我听后,整个人都懵了,觉得不可能啊,今年春节我们聚会时还好好的,怎么会这样?当时,我还在外地出差,只希望二舅能挺过去,还想着等我休假了抓紧回去看看。但没过两天,就得知他老人家去世了,突然心里变得很难受:此生我再也没有机会喊声二舅了,这世上也再没有我的二舅了。 

图片

二舅年龄不算大,今年76岁,属狗,病得很突然,住院还不到十天,人就走了,我连最后一面也没见上,遗憾至极!听说以前就有症状,但未引起注意。其实,我一共有三个舅舅,大舅和三舅都去世得早,印象不太深,只剩下二舅。这么多年来,我和二舅的感情一直很好。他有两个儿子,都比我大,都当过兵, sicko而且我们先后上过同一所初中,既是战友,也是校友。平常有空,我们交流最多的都是部队生活,谈得很投机,不知不觉中又回到属于自己的峥嵘岁月。二舅退休前是个长途汽车司机,经常来往于天南地北,很少在家。小时候,每逢过年,我特别爱去二舅家,因为他总会给我讲不少有关跑车的经历。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但我依然记得他说过的新疆哈密瓜、山东苹果、四川水蜜桃,让我很羡慕。他个子很高,大概一米八,国字脸,说话声音很浑厚。都说外甥仿舅,打小我就没担心过自己的个头,但事实却是我最终停留在一米七,身高还是没能超过二舅。二舅很喜欢我,有例为证,因为他经常会说我是全家人的骄傲,这让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没那么优秀,只不过是二舅对我厚爱了些。自从我入伍上了军校以后,每次放假回家,二舅总会叫我一起吃饭,当然我也会组织大家一起聚聚。那些美好的时光不停地在脑海里闪现,画面即使再多也抚慰不了撕裂的内心,反而一阵阵愈发疼。

图片

二舅平常爱喝酒和抽烟,每次我都会带些让他尝尝,但这些年随着我工作地点的变化,烟酒的牌子也发生着改变。从最初安徽的皖烟和皖酒,到甘肃的兰州烟和世纪金徽酒,再到湖北的黄鹤楼烟和白云边酒,虽然口味在变,但感情一点也没有变。记得二舅说过,很喜欢和我一起喝酒,可能是我酒量还可以,还有就是我们能喝到一块,“酒性相同”吧!虽然他是长辈,从来没有为难过我,你一杯,我一杯,当然,我也尽可能“能者多劳”,毕竟得尊老,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高兴。后来,二舅学会用智能手机,在家里人建的微信群里很“活跃”,经常会发些段子和新闻。尽管我很少看,也很少回复,但感觉他离我很近,也很亲切。如今,微信群里再没有二舅发来的信息。

图片

前两年我调整了岗位,离家远了,加之受疫情影响,回家的次数更少了,和二舅见面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本想着时间还早,以后还有机会,但没想到一切都成了不可能,留下无限的遗憾。虽然今后回家的机会还有很多,但是再也见不到二舅了。尽管一起喝酒的人也有很多,但是喜欢和我喝酒的二舅却走了。这世上,又少了一个至亲的人。我反复告诉自己,二舅永远离开了,真的永远离开了!想到这儿,心如刀绞!二舅离我越走越远,变得模糊了,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在记忆里查找。可是,又从哪里找起,又怎么找得到呢?……泪已涌出,却只能作罢。二舅,一路走好!愿天堂里没有病痛。待我下次回来,再去坟头看您!米兜爹2022年7月29日于江城大院

图片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Powered by 鸠江区富强机械厂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