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品中心 客户服务
深度|“卖身”“退市”风波渐多, 国内Biotech企业价值分化大时代来临?
发布日期:2022-11-23 05:24    点击次数:74

深度|“卖身”“退市”风波渐多, 国内Biotech企业价值分化大时代来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季媛媛 上海报道  自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医疗健康板块备受资本市场追捧,不少龙头企业股价不断创下新高,估值也一路节节攀升,然而到了2021年下半年,市场风向急转直下,行业IPO新股破发频频,整个板块进入由热转冷的分水岭。而这仅仅是开始,特别是随着临床试验成本高企、资本市场遇冷、产品商业化进程迟滞,使得不少创新生物医药企业生存压力陡增。

近期,生物医药行业相继有知名Biotech公司考虑出售或被并购的消息传出,还有创新药企面临“退市”风险。如6月17日,中国创新药企康乃德生物,因过去连续3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美元,收到了“退市”警告。

针对这一行业现状及未来发展趋势,有业内人士指出,出售公司或是因为国内竞争加剧且公司商业化道路不明朗。更有业内人士明确指出,这既是过去一年生物医药板块泡沫破裂的结果,也是过去几年生物医药行业大爆发的结果。在他们看来,未来会有更多的Biotech企业面临“卖身”选择。

如此之下,二级市场投资将迎来好消息,一方面,并购价格会变成新的估值尺度,这意味着部分被严重低估了的企业有价值重估以及并购套利的机会;另一方面,市场也会重新评估医药企业的实力,并带动二级市场估值修复,捕捉下一轮医药股行情的优先选择也应该是传统大企业。 

对此,CIC灼识咨询总监刘立鹤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投资生物医药科技公司的整体逻辑没有本质变化,这也可以从一级市场对于生物医药的投资热情长期持续看出。过去两三年集中上市的生物医药公司需要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逐渐证明自己在拥有持续创新研发能力以及商业化能力,从而证明自己拥有从Biotech公司转型为Biopharma的能力,才能获得二级市场投资人的认可。 

“特别是在美股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目前正在面对两大难题,一方面,中美关系对在美上市中概股的宏观性影响;另一方面,美国更加成熟的投资市场对于生物科技公司研发能力的评判更加严格。对于那些临床数据表现平庸,或者创新能力不足的公司来说,美国市场的投资者会毫不犹豫的抛弃。”刘立鹤指出,以康乃德生物为例,其两款核心在研产品的连续临床试验失败带来的就是股价的连续腰斩,同时美国资本市场对于这些生物科技公司自我纠错的时间窗口也很短,如果无法有效验证自己的研发能力,则无法继续受到海外投资人的信任。 

生物医药企业价值回归

2021年我国新药审批依旧在全面加速,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去年国内首次共有81种新药上市,这是自2017 年中国加入ICH以来批准新药最多的一年,也是中国药品审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中国药企逐渐提升的研发能力,加之支持新药“中美双报”的各项政策不断出台和落地,将原本难以进入的国际大门逐渐推开,甚至让中国药物搭上了欧美新药研发的“高铁”。

在此形势下,医疗健康行业在全球范围内成为炙手可热的赛道,吸引着大量的资本进入。据数据公司Refinitiv统计显示, sicko扣除SPAC部分,2021年全球IPO的总数量为2097宗,IPO共募资4020亿美元。与2020年相比,募资金额上升81%,IPO数量增长51%。分行业来看,医疗健康行业IPO有332宗、占全部IPO数量的15.8%,仅次于科技行业。 

如此也使得一大批企业和资本尝到了创新的“甜头”,也不断激励着更多中国生物医药产业加速从全球第二梯队向第一梯队迈进。 

但与此同时,从宏观环境到行业本身,近两年,虽然资本市场对未盈利的生物医药企业打开大门,越来越多的创新药企涌向资本市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面对投资者,如何通过商业化来兑现价值承诺已成为众多上市药企必须回答的核心问题。如此也造成企业申请科创板IPO成功与失败数都较高的情况。据普华永道统计,2021年全年,105家医药公司申报科创板上市,71家注册生效,16家终止注册,4家中止注册。 

针对这一现象,有行业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资本市场属性的判断是综合判断,还需要考量企业商业化落地能力。生物医药企业除了有较好的试验数据之外,还需有可落地的市场前景,并且需要通过各方面来证明商业化前景。 

刘立鹤也强调,以眼下生物医药科技公司IPO频频破发的现象为例,客户服务背后折射的是二级市场投资者对这类企业的定价不够清晰,同时这些公司的研发能力深度和持续商业化能力还需要长期的市场验证,导致了整个市场的低迷。

“创新药投资背后的核心逻辑没有大的变化,对于真正具有创新能力的生物科技公司来说,聚焦于填补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的创新药投资方向依旧存在。然而,随着医保控费以及集采政策的进一步拓展,对于生物类似药、普通仿制药等创新性不足药品,则难以维持之前一级市场的高溢价。”刘立鹤说。 

而在后续,资本市场对于创新药的投资可能会越来越专业,会关注它的临床管线、产品竞争力、市场空间以及整个产品的竞争格局,未来商业化的市场规模,分析产品管线的价值所在。 

某不愿具名的咨询机构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介绍,从大环境来观察,由于外部国际冲突、能源价格的冲击,整个经济的通胀,叠加国内新冠疫情反复多变等不利因素,市场的不确定性会加剧,投资者也会更加趋于理性,使得整个资本加速回避高风险、长周期的新药投资,融资规模也应该会低于2021年。 

“创新企业吸引的资金,不可以再像以前一样讲故事、讲概念,企业必须进行更严苛的自我审视和迭代。审视公司的技术创新是否具有国际竞争力,和竞争对手相比,是不是具有足够的差异化优势?产品的优势能否转化为商业价值?团队执行力及高效运营能力如何?财务是否健康,如何做到开源节流,支撑后面18到24个月的融资困难期?这些问题都需要关注。只要做到管理现金流、高效运营、说到做到,才能吸引投资。”该咨询机构负责人称。 

Biotech想成功还需找准方向

哪怕在短期内得到了资本市场的青睐,但是产品管线的竞争力、企业商业化能力对于Biotech企业而言,也成为长期发展的关键。中国创新医药企业如何走好发展之路也成为一大关键。毕竟,与跨国药企拥有成熟的研发经验及充足的研发资金不同,本土药企在面对动辄上十亿美金的研发投入,以及临床研发背后不可预估的投资风险时还需做到小心谨慎,走好每一步。 

根据医药行业标准,判断一家创新药企有没有前景有5个标准:管线差异化,产品矩阵(一个主力品种带动多适应症、联合用药场景),自研水平,BD能力,商业化输出。有了产品管线、商业化能力的支撑,研发能力成为最重要一环,不容忽视。

而从眼下的Biotech企业普遍生存情况来看,亏损、尚未盈利、未有产品上市似乎是一大主旋律。以天境生物为例,目前,公司尚未有任何一款产品成功上市。而在研领域的相关产品也是屡屡在临床试验阶段陷入困境。此前,市场消息就指出,天境生物股价连续下跌,合作伙伴MacroGenics核心在研产品B7-H3单抗伊布妥组单抗,II期临床试验(CP-MGA271-06)遭遇终止,让天境生物面临着不小的压力。在此之前,作为布局CD47领域较早的企业,吉利德宣布由于研究人员报告的可疑意外严重不良反应(SUSARs)在各研究组间存在明显的不平衡,美国FDA已对其CD47单抗magrolimab+阿扎胞苷(azacitidine)的联合研究部分临床暂停。如此,也使天境生物的在研CD47靶点药物的安全性受到质疑。 

哪怕成功熬到产品上市阶段,相关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也存较大变数。

如此,在资本寒冬之下,Biotech企业手上的现金流能否持续辅助企业支撑足够久的时间,仍待观察,企业是否会在实现商业化之前先倒在寒冬中也不得而知。而上述业内人士也分析指出,或许这也将成为Biotech企业选择“卖身”的重要原因。

上述咨询机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不同发展阶段的创新药企应该具备不同的特质和能力,才能持续获得资本的青睐。对处于相对早期的创新药企来说,背景深厚的优秀团队,加上自研或者授权取得的强力产品管线,往往能使企业更具有投资前景。但对那些处于相对成熟期,或者有产品即将上市的创新药企来讲,逐步完善的商业能力以及销售网络的建立,才能确保药品在临床被推广使用,从而实现投资者获益。

例如,团队的搭建方面,在行业内,专业人才的选择也成为一大难度。尽管海外人才回流成为近年来的一大趋势,但中国生物科技企业不仅仅需要的是拥有化合物知识和专利技术的海外专家,同时也需要在早期分子发现、全球临床申报注册、临床试验设计、工艺开发、企业管理等制药全流程不同领域的各类专业人才。对这些人才的进一步挖掘也是Biotech公司向Biopharma转型的重要过程。

“近几年随着国内政策、资本及人才聚集,在某些细分领域,国内创新药其实具备潜力进入国际市场进行竞争的。不过真正有能力进入国际市场参与竞争的企业相对来说也比较少。作为一家国际化的生物医药企业,需要对整条价值链的能力进行评估、构建。欧美市场的新药研发体系、监管要求、临床资源及后续商业化模式,以及在欧美市场持续融资,对绝大部分的国内企业而言都是相对新的课题。”该咨询机构相关负责人强调。



Powered by 鸠江区富强机械厂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